用户名: 密 码:
滚动信息:
知识产权知识与理论
知识产权案例
知识产权法律
知识产权新闻
出彩-知识产权人
四川交达律师事务所
您的位置:首页 > 知识产权案例 > 赛场内外都在“战”!黑白体育APP因未经授权直播NBA赛事惹

赛场内外都在“战”!黑白体育APP因未经授权直播NBA赛事惹纠纷……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XQY000 发布时间:2021-6-21 10:10:33 省份:暂无 阅读:90次 【字体:

赛场内外都在“战”!黑白体育APP因未经授权直播NBA赛事惹纠纷……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当下,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季后赛正如火如荼地举行。与此同时,一起针对NBA赛事网络转播权的保护战也悄然打响。

 

  因认为深圳市牧子歌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牧子歌公司)未经授权通过其开发、运营的黑白体育APP(下称涉案APP)向用户提供NBA体育赛事节目直播内容,并在提供赛事节目直播期间内屏蔽投放的广告,相关行为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腾讯公司将牧子歌公司起诉至法院,并同时向法院提出行为保全申请(即诉讼禁令申请)。近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天津三中院)对该申请作出裁定,认定牧子歌公司通过涉案APP向用户提供NBA体育赛事节目直播内容,以及在提供NBA体育赛事直播期间屏蔽腾讯公司广告并投放博彩等广告内容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须立即停止侵权。

 

  在业内人士看来,因NBA体育赛事直播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时效性,赛事直播画面因此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如果等待法院终审判决结果,可能导致权利人斥巨资购买的独家在线直播等权益得不到保障。法院依申请人颁发临时禁令禁止被申请人通过涉案软件向用户提供NBA体育赛事节目直播内容,能有效规制涉嫌侵权行为,有利于保障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和优化互联网营商环境。

 

  提出禁令申请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腾讯公司以5亿美元的价格拿下NBA体育赛事在我国境内的独家在线直播、点播、免费和付费播出等权利。此后,腾讯公司通过对NBA体育赛事直播及周边产品的运营和开发,打造出颇具特色的体育品牌。2019年,腾讯耗资15亿美元与NBA成功续约,合同期限从2020年延长到2025年。

 

  腾讯公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NBA体育赛事是一项全球知名度极高的赛事,拥有非常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数量,用户的粘性也非常高。腾讯公司不惜重金获得NBA体育赛事的独家网络播放权,希望通过该赛事吸引大量的网络用户流量,并创造出竞争优势与商业价值。然而,公司发现涉案APP使用户无需登录腾讯视频和腾讯体育的相关产品和服务就能观看NBA体育赛事的直播,而该直播方式为不同的主播在平台中利用未经授权获得的比赛转播画面进行直播,且在直播过程中遮挡了腾讯视频的LOGO、直播广告等,转而替换为他人的广告内容。更有甚者,部分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发布博彩或者涉黄等非法内容,诱导用户添加其联系方式。

 

  “经调查发现,涉案APP由牧子歌公司开发,我们经研究认为,牧子歌公司在涉案APP中实施的上述行为涉嫌构成不正当竞争,据此,公司将其起诉至法院并提出行为保全申请。”腾讯公司上述负责人介绍。

 

  裁定停止侵权

 

  天津三中院在受理该案后,组织当事人就行为保全申请进行了听证。

 

  法院经审查后认为,牧子歌公司作为提供体育资讯与体育赛事内容服务的运营者,明知腾讯公司系NBA体育赛事网络直播的独家提供者,仍通过采用主播直播的方式,盗取腾讯公司NBA比赛直播转播画面内容,并在直播过程中采用技术手段遮挡腾讯公司的相关标识,上述行为实质上替换了腾讯公司提供的独家NBA体育赛事直播服务,造成了腾讯公司用户的大量流失,也严重影响了以内容换流量的互联网行业良好的市场竞争秩序。

 

  另外,法院还认为,“免费+广告”“会员付费+免广告”的模式已经成为国内视频平台的商业模式,并被用户所接受和认可。然而,牧子歌公司在提供NBA体育赛事节目直播期间,通过技术手段屏蔽腾讯视频平台的广告,既造成腾讯视频广告点击量的减少,也造成用户为避免缴纳付费而流失。牧子歌公司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视频平台企业在经营中应当遵守的诚实信用原则及商业道德,损害了腾讯公司的商业利益,构成不正当竞争。基于此,天津三中院作出上述裁定。

 

  针对此次诉讼和裁定,记者通过牧子歌公司公开的联系方式进行采访,不过对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牧子歌公司只是在其地址登记注册,并未见到有相关工作人员实际办公。

 

  规避法律风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司法实践中,涉及体育赛事的诉讼禁令并不多见,此前关注度较高的一起案例为涉中超联赛的一份禁令。2018年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针对上海映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映脉公司)诉体娱(北京)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体娱公司)等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映脉公司提出的行为保全申请作出裁定,责令体娱公司立即停止在全体育网上提供浏览、下载及销售拍摄于2018赛季中超联赛赛场的摄影作品。因此,天津三中院在作出上述裁定后,即刻受到了业界的关注。

 

  对此,华东政法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翟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以NBACBA等为代表的体育赛事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为获得相关赛事的网络转播权,被授权方往往耗资巨大,其对赛事的维权力度也较大。但现实中,侵权盗版网站或者APP如果以非常低的成本对赛事进行非法转播,进而吸引大量用户观看并通过广告投放等方式获得巨额回报,不仅会对被授权方获得授权的赛事构成实质性替代,而且还会破坏被授权方通过大量投入成本、长期运营所形成的体育直播商业推广模式。

 

  “由于体育赛事直播具有极强的时效性和即时性,如果不及时制止侵权行为,势必大量‘劫持’属于被授权方的用户流量,给被授权方带来不可弥补的损失。”翟巍表示,由于涉及此类诉讼的审理周期较长,可能案件还没审理结束,侵权方可能已经“打一枪换一炮”。此时,就凸显出诉讼禁令的优势,其能及时制止互联网不正当竞争等侵权行为,是优化互联网营商环境的重要手段。从这个角度来看,上述禁令对于规范体育赛事直播行为,确立互联网市场公平竞争规则,维护互联网市场竞争秩序具有积极意义。

 

  那么,法官颁发临时禁令需要审查哪些要素呢?对此,翟巍介绍,一般来说,需要根据证据审查五个实质要件,即申请人的请求是否具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是否会使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受到难以弥补的损害;不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申请人造成的损害是否超过采取行为保全措施对被申请人造成的损害;采取行为保全措施是否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申请人是否提供足够的担保。其中,最关键的要件是禁令申请的法律依据和事实基础问题。(本报记者 姜旭

 

 

编辑:文玥(肖秋月)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