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滚动信息:
·四川交达律师事务所 2030/03/30 ·“施耐德”引发驰名商标保护之争 2021/01/22 ·“米其林”遇上“美其淋”,共存能否分清? 2021/01/20 ·四川省知识产权服务促进中心召开知识产权市场化运营座谈会 2021/01/19 ·新修改的《专利审查指南》将施行,相关修改解读来了! 2021/01/15 ·西门子软件公司著作权案尘埃落定 2021/01/13 ·电商知识产权保护多管齐下见成效 2021/01/12 ·点赞!陕西省大力推进地理标志保护产品专用标志使用核准改革试点工作 2021/01/11 ·“红牛”系列商标权属归谁?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 2021/01/08 ·亮出知识产权事业发展的“津”点子 2021/01/07 ·“乐拼”仿冒“乐高” 终审被处罚金9000万元 2021/01/06 ·我国电子商务领域知识产权保护持续发力 2021/01/05 ·新华网:我国电子商务领域知识产权保护全面加强 2020/12/30 ·设立海南自由贸易港知识产权法院 2020/12/29 ·《新基建领域(人工智能)知识产权发展状况调查研究报告》发布,一起来看看 2020/12/28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两年间 2020/12/25 ·第十六届中国(无锡)国际设计博览会开幕式暨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外观设计)颁奖大会在无锡举办 2020/12/24 ·丁真商标遭恶意注册、抢注者开价18.8万元?国家知识产权局回应 2020/12/23 ·2020年农业植物新品种保护十大典型案例发布 2020/12/22 ·媒体融合背景下传统出版业需注意版权问题 2020/12/18
滚动信息
网站公告
您的位置:首页 > 滚动信息 > “红牛”系列商标权属归谁?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

“红牛”系列商标权属归谁?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
发布者:网站管理员-ZQ666 发布时间:2021-1-8 17:09:49 省份:暂无 阅读:64次 【字体:

“红牛”系列商标权属归谁?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

 

文章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微信

 

  围绕“红牛”系列商标,曾是紧密合作伙伴的中国与泰国“红牛”之间产生了激烈的权属纷争。2021年伊始,双方纠葛有了新进展。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驳回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下称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上诉,确认“红牛”系列商标明确归属于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下称天丝医药公司),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关于确认其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合法权益,并判令天丝医药公司支付广告宣传费用37.53亿元的诉求最终未能获得支持。


 图为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官网声明


2018年8月30日,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法院确认“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为其单独享有,若不能对此予以确认,则确认由该公司和天丝医药公司共同所有,并判令天丝医药公司向其支付广告宣传费用37.53亿元。

 

  对此,天丝医药公司主张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提起该案诉讼属于滥用诉权和恶意诉讼,其诉讼目的在于企图通过诉讼不正当掠夺属于天丝医药公司所有的“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同时人为制造诉讼,刻意阻碍其他法院正在审理的相关商标侵权案件,以便通过继续生产销售侵权产品获取巨额不法利益。

 

  记者了解到,天丝医药公司与中国深圳中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及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下称泰国红牛公司)于1995年11月10日签订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同》,约定共同投资设立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其中约定天丝医药公司“提供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的产品配方、工艺技术、商标和后续改进技术”及“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的产品的商标是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资产的一部分”。

 

  1998年8月31日,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当时的股东——天丝医药公司、泰国华彬国际集团公司(下称泰国华彬公司)、泰国红牛公司及北京怀柔县乡镇企业总公司(下称乡镇企业总公司)签订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同》,其中约定天丝医药公司“提供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的产品配方、工艺技术、商标和后续改进技术等”。

 

  针对上述合资合同的相关条款约定内容,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认为应理解为天丝医药公司同意将“红牛”系列商标归于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所有,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对相关商标享有独立或者共同的所有权;天丝医药公司则认为上述约定应理解为其同意将“红牛”系列商标许可给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使用,并非针对所有权进行的约定。

 

  2019年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了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认定涉案“红牛”系列商标明确归属于天丝医药公司,基于涉案合资合同的相关条款约定内容不能得出系对“红牛”系列商标所有权进行的约定、天丝医药公司负有转让“红牛”系列商标的合同义务,而在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出于自身商业利益的考虑且已经就相关广告宣传费用计入公司运营成本的情况下,其要求天丝医药公司承担相关费用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

 

  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不服一审判决,随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庭审中,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认为一审法院有关基础事实尤其是关于其与天丝医药公司之间属于商标许可使用关系的认定不清或认定错误,天丝医药公司则坚持主张其对“红牛”系列商标持有清晰、独立、完整的所有权。

 

  记者了解到,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在一审民事起诉状中请求确认红牛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的合法权益,而在开庭时其主张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权,应由其有或者与天丝医药公司共同共有。

 

  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指出,根据商标法规定,注册商标的取得可分为原始取得和继受取得,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通过依法申请审查核准等法定程序原始取得注册商标,也可通过受让、继承等继受取得。确认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主张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权是否有合同依据,关键在于涉案合同中是否对“红牛”系列商标转让或商标权归属进行了约定。根据涉案合资合同的相关条款约定内容显示,天丝医药公司并未将商标权作为出资,是与配方、技术工艺等知识产权一并提供,双方就“红牛”系列商标签订的许可使用合同也得到了充分有效地履行。据此,法院认定双方就“红牛”系列商标存在许可使用关系,且涉案合资合同中约定的资产应为“红牛”系列商标的使用权而非商标权。

 

  同时,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指出,在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与天丝医药公司长达20年之久的商标许可使用关系中,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并未对商标权利归属提出异议,其反而一再作出尊重天丝医药公司商标权的保证,且其不仅曾经以商标使用人的名义进行维权,还曾经以天丝医药公司为被告向法院提起商标许可使用合同诉讼,上述事实足以表明双方就“红牛”系列商标曾经存在过长期的许可使用关系,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主张涉案合资合同中约定了商标归属于该公司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基于上述分析,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红牛”系列商标权属关系明确,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的使用是基于天丝医药公司的授权许可,而许可合同对双方权利义务已经作出了明确约定,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使用并宣传“红牛”系列商标并不能取得商标权,而且红牛维他命饮料公司因商标使用及同时伴随的技术许可获得了足够的回报,其主张享有或与天丝医药公司共同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权的主张不能成立。(本报记者 王国浩)

 

编辑:呆呆(张倩)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